• <tr id='NWNdHD'><strong id='NWNdHD'></strong><small id='NWNdHD'></small><button id='NWNdHD'></button><li id='NWNdHD'><noscript id='NWNdHD'><big id='NWNdHD'></big><dt id='NWNdHD'></dt></noscript></li></tr><ol id='NWNdHD'><option id='NWNdHD'><table id='NWNdHD'><blockquote id='NWNdHD'><tbody id='NWNdHD'></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NWNdHD'></u><kbd id='NWNdHD'><kbd id='NWNdHD'></kbd></kbd>

    <code id='NWNdHD'><strong id='NWNdHD'></strong></code>

    <fieldset id='NWNdHD'></fieldset>
          <span id='NWNdHD'></span>

              <ins id='NWNdHD'></ins>
              <acronym id='NWNdHD'><em id='NWNdHD'></em><td id='NWNdHD'><div id='NWNdHD'></div></td></acronym><address id='NWNdHD'><big id='NWNdHD'><big id='NWNdHD'></big><legend id='NWNdHD'></legend></big></address>

              <i id='NWNdHD'><div id='NWNdHD'><ins id='NWNdHD'></ins></div></i>
              <i id='NWNdHD'></i>
            1. <dl id='NWNdHD'></dl>
              1. <blockquote id='NWNdHD'><q id='NWNdHD'><noscript id='NWNdHD'></noscript><dt id='NWNdHD'></dt></q></blockquote><noframes id='NWNdHD'><i id='NWNdHD'></i>

                疫情推升負債︽水平,拉美債務風險○加大

                券商 人閱讀
                聯合國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經濟委員會(拉加經委會)日前發布的報告顯示,受新冠疫情沖擊,拉美和而这些妖兽与之前加勒比地區公共債務占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重從2019年的68.9%升至2020年的79.3%,成為負債率最高的發展中地區。

                專家認為,疫情◣造成公共支出增加和稅收減少是拉美國家債務水平顯著上升的主要原因。目前,各國正通過債務重組等措施積極應對債務風險,各國主權債務違約風險總體可控。

                數據顯示,巴ζ西和阿根廷是公共債務占GDP比重較高的國家。

                巴西坎皮納斯州立大學經濟研究所教授布魯∞諾·德孔蒂表示,疫情期間巴西政府出臺一系列政策應對經☆濟衰退,導致公共債務大幅上升。

                也有分析∴人士認為,疫情下鐵礦石、大豆等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利好↙巴西外貿,因此巴西債務風險有緩和空間。

                相比之下,阿根廷債務改善能力有限。2020年4月,阿根廷政府宣布⌒,由於疫情對經濟社會造成沖擊,決定」延遲至2021年償還總價約100億美元的公√共債務。經過數月談判,阿根廷政府於2020年8月宣布與主要國際債權人達成近700億美元債務★重組協議,暫時緩解出現主權債↓務危機的風險。

                由於債務高企和曾經有過債務違約歷史,阿根廷獲得國際融資更加困難。疫情期間,阿根廷政府繼續擴大社會援助規模,貨幣發行量①不斷上升,通貨膨脹和貨幣貶值風險攀升。

                另一個債務風險較大的國家是厄瓜多爾。近幾年,厄瓜多爾政府負債率持續上升。厄財ζ 政部數據顯示,2020年該國◆公共債務占GDP比重超過60%。不過,一度飆升的厄瓜多爾國家風險指數近期明顯下Ψ降,市場信心有所增強。分析人士認為,該國金融市場風險總體可控。

                此外,智利、秘魯等國家疫情前公共債務水平較低,雖然實施了較大規▓模財政刺激政策,但債務風險相對較卐小。

                分析人士指出,2020年智利公共債務水平上升主要是由於政府采取措施保障醫療系統,確保家庭和企業∑ 收入,為實←體經濟註入流動性。智利財政部預計,2021年智利公共債務將繼續上升,但增速比2020年放緩。

                有秘魯經濟學家表示,秘魯2020年舉債主要是為支▼持疫情下經濟復蘇。截至2020年年底,發行ζ債券是秘魯的主要融資來源。外國投資者對秘魯債券的需求顯示了秘魯的宏觀財政和金融實力。

                分析人士認為,未來拉美地■區會否爆發債務危機將取ω 決於三個因素:各國財政空間、政府獲取收入的能力、與拉美國家息息』相關的大宗商品價格。

                (原題為《疫情推升負債水平 拉美債務風險加大》)
                標簽:
                你的評論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